河北省质量与名牌学会LOGO
主页 > 品牌建设 >

影院重启狂欢之下:谁抢了票务平台的生意?

发布时间:2020-07-24 05:01    信息来源:未知

影院重启狂欢之下:谁抢了票务平台的生意?

夹在影院与消费者中间的双重焦虑。

或许是真正恢复开业的影院仍是少数,又或许是放映片源不够重磅,电影院首日复工后,当日350万票房的数据仍然不够漂亮。

而另一边,与电影院紧密相连的票务平台也同样面临着无票可卖和无好票可卖的窘境。重磅电影档和明星演唱会的无限延期,让票务平台已经错过了上半年的重要收入。

更桎梏票务平台发展,甚至对其生存带来更大考验的是,电影院自立门户降低影票价格、代订渠道层出不穷、重磅演出不断延期,赖以为生的主营业务遭到不断挤压。

因此,纵使猫眼电影、淘票票等多家票务平台纷纷推出优惠活动,但他们期盼的属于他们的“报复性消费”却依旧未到……

夹在影院与消费者中间的双重焦虑

6月上旬,不少电影院工作人员都流露出一个悲观的想法:今年6月中旬如果还不开业的话,可能今年就不行了。

这样的担忧并没有发生,7月16日,中国国家电影局发布关于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有序推进电影院恢复开放的通知,低风险地区在电影院各项防控措施有效落实到位的前提下,可于7月20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

之后,上海、深圳、昆明等地多家影院正式复工。在上座率需在30%以下的情况下,满座的现象比比皆是。但相对目前以旧影片填场却依旧满座的捧场行为,更多观众还是在等待着更重磅的影片。

但还有更多的,是尚未复工的电影院。7月19日晚上,邢小语(化名)和家里人一起为儿子过5岁生日,而640公里以外的严玲已经重回影院售票岗位,和同事一起对影院全面清洁、消毒,期待着第二天的正式复工。

从大年初一到现在,邢小语盼望复工的日子已有180天,每撕下一页日历,心中的失望便多添了一分。尽管允许电影院可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的通知已经下发,但邢小语所在的影院却仍然在准备中。

“等市政府发文。”邢小语告诉锌刻度,这是他们目前的状态。

影院恢复得缓慢,受影响的不止影院本身,还有更多依赖于他们的票务平台。

在主打电影票的平台中,以猫眼为例,在线娱乐票务服务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卖电影票更是重中之重。据猫眼招股书显示,其2015、2016、2017票务服务收入的营收占比分别为100%、70%、58%。

2019年上半年,由于取消票补,国内电影票房收入下降2.7%,观影人数陡崖式下跌,降幅达10.3%,但仍然占总收入的半壁江山。

主打演出票务的摩天轮同样如此,从收入组成上,摩天轮目前主要以收取佣金为主,分别来自于B端的票务代理商和C端的用户。

疫情突如其来,又不知影响何时停止,这对票务平台的创伤同样不可逆转。夹在影院与消费者中间的票务平台,既要应对部分影院倒闭、部分影院自立门户,也要应对线下演出不断延期、取消而导致的现金流中断难题。

image.png

大麦网官网首页演出

被电影院的求生欲扼杀了

猫眼电影演出的官方微信最近一次更新在7月10日,头条内容是宣传其与欢喜首映联合推出的《废纸板拳击手》限时0元云观看的活动。

而这距离上一篇图文,已经过去了6个月。那时,猫眼电影演出宣传的内容,是2020年最新热门演出,包括蔡依林、陈奕迅、刘德华、周杰伦、新裤子等明星的演唱会。

中间空白的6个月,行业被疫情按下了暂停键。如今国内疫情基本稳定,票务平台也开始谋划新打算。

7月20日早8点,在复工电影院等待第一批观众的时候,淘票票开启了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线上售票渠道。10分钟,出票107789张,30分钟,出票121142张。在重启业务的进程上,淘票票又有了新的突破。

与此同时,淘票票也在发放补贴以刺激消费者观影。目前在淘票票小程序首页上的第一则广告就是“新人专享礼包——影院回血硬核囤货补贴”,其中包含5元新人专享礼和0.1元抢购电影的资格券。

猫眼电影则推出了观影预售特惠专场,包含与hmv映联万和国际影城、保利万和国际影城、大地影院、橙天嘉禾影院、完美世界影城等多家电影院联合推出的20种优惠券。这些优惠券折扣最低1折,多数在5-6折。

事实上,电影院也在想办法自立门户。此前据红星新闻报道,成都和平电影院在7月17日开启网络预售后,当天放出的165张电影票尽数售罄,但影城收入却只有16.5元。相关员工透露,3.1元的票价中,影城实际收入只有0.1元,而其中3元都是票务平台收取的服务费。

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下,电影院节流比开源更重要。以UME影城为例,其推出了“谢谢你,我亲爱的会员”的活动,内容是充值300元赠送8张电子影票兑换券,充值1000元赠送30张电子影票兑换券,活动到7月31日截止。

除充值优惠外,目前电影院的影票售价也低于票务平台。锌刻度通过UME重庆江北影城同一场次的《误杀》来对比发现:淘票票售价25元,88VIP会员可立减4元;猫眼电影售价25元,折扣卡22元;UME影城小程序售价22元,充值卡用户可在减2元,即20元购票。

通过询问部分消费者,锌刻度了解到他们在购买影票时通常会进行多方对比,价格是最大影响因素。试想一下,一旦影院决定将交给票务平台的服务费补贴给消费者,降低售票价格之后,票务平台的日子恐怕将更加艰难。

并非依赖电影业务的大麦网、摩天轮等平台的难处则在另一阶段。大麦网首页上主推的是海报音乐节、乃万超级在线演唱会、李智与乐队2020巡演等演唱会;摩天轮则是悬疑音乐剧《Flames火焰》、“六六”喜剧脱口秀、明天的盐《灯和蓝》2020全国巡演等演出;西十区是已经结束的2020梁静茹世界巡回演唱会上海站、话剧《上海屋檐下》。

几大演出票务平台首页上,几乎难见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曾万众期待的当红明星演唱会。

对于演出类票务平台来说,无论是票务平台本身,还是其签约的分销商、票务公司,都欠缺资金储备能力,甚至是即便没有疫情影响,也处于长期亏损状态。疫情的来临无疑是雪上加霜,顶住平台压力是一部分,但更重要的是,没有热门演出,就只能承受更大的亏损。

image.png

同一场次电影,UME影城小程序价格最低

低价代订渠道半路抢食

影院逐步恢复开放,于整个影视行业上下游链条中的每一位从业者而言,都是利好消息。而电影院恢复营业政策限制购票形式为线上购票,或许更是对票务平台的一次机遇。

只是这一机遇也同样给了电影院,例如UME、万达电影、完美世界影城纷纷在拥有APP客户端的情况下,也上线了小程序,用更便捷的入口增加了消费者的消费欲望。同时,更低的影片价格也是减轻与票务平台线上重度绑定的一大捷径。

另外,还有其他低价代订的渠道,也同样造成了票务平台电影订票量的流失。“看电影找我,比你在任何APP订都便宜。”陆东(化名)对锌刻度表示。通过询问,锌刻度了解到陆东是通过购买优惠券和兑换券的方式低价换票。

价格通常比票务平台低5元左右,而根据陆东发送过来的截图信息,他能以0元兑换到影票。从陆东朋友圈来看,在他这里购买电影票的人不少。

在线娱乐票务服务业务的收入一直占据着线上票务平台的半壁江山,但即便影视行业逐步恢复甚至将迎来“报复性消费”,单一的营收模式却仍是拦在票务平台发展路上的一座大山。

能够看到的是,无论是猫眼电影、淘票票还是摩天轮、大麦网,都是试图拓宽边界,在继续挖掘线下演出市场之余,也推出线上观影、线上参与演唱会等业务。这类业务在疫情期间其实已经收获了不错的效果,也培养了一部分消费者的习惯。

更低价的门票+更丰富的观看模式+周边产品的售卖,实际上能够填补业务空白。未来线下娱乐演出业务完全恢复后,线上渠道也同样能作为补充渠道来丰富场景、增加收入。

正如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尹鸿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如果疫情得到解决,观影的内在需求不会改变。在保持热度的同时,要有优质的产品才能维持产业链循环。”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电影 商业 文旅产业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融创服务IPO传言背后的物业分拆资本衡量